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75.终局之战(七)(1/2)
盛宠之将门嫡妃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西凉城西漠城中间地带的林家村。

  端木尹闭着双眼,躺在一张老旧的破床上,盖着一床发霉的薄被,受伤的侧脸被端木彦用一块帕子遮住。

  这里是他们临时落脚的废宅,端木彦想走,端木尹却执意要留下,居住条件很糟糕。

  端木彦静静地站在窗边,透过破损的木窗,看到一道墨色身影出现在视线中,眸光一凝!

  “父亲,姑姑回来了。”端木彦回头说。

  端木尹微不可闻地应了一声,并未睁开眼睛。

  “父亲,我们还是要小心些,万一……”端木彦话未说完,门已开了。

  “姑姑。”端木彦开口叫人,却在看清墨衣女子装束的时候变了脸色,因为,远看很像华黎,但近看又明显不是!

  来人比华黎矮一头,墨袍加身,披着斗篷,戴着兜帽,脸上的鬼面具闪烁着幽寒的冷光,看不到容貌,只能看到一双如毒蛇般阴鸷渗人的眸子,直勾勾的,让人心中发毛。

  “你是何人?”端木彦眼神戒备,拔剑,下意识地挡在了端木尹床前。

  原本在装睡,等着跟华黎好好谈谈的端木尹,没曾想有这样的变故,猛然睁眼,却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看到墨衣女子,虽不识,仍觉心中发怵,牙齿已经咬住舌根儿,随时做好死遁的准备……

  “你,方才,叫我,什么?”墨衣女子死死地盯着端木彦,开口,声音粗粝喑哑,像是声带受过伤一般。

  “你到底是谁?”端木彦冷声问。

  “你问问,端木尹,我,是谁?”女子最多说三个字就要断一下,那有些迟缓的停顿也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意味。

  “父亲?”端木彦回头,低声询问端木尹。他们父子在等华黎回来,却不料来了不速之客,听这人意思,端木尹认识?

  “我不认识她。”端木尹声音虚弱。

  “哈哈,哈哈,哈哈!”女子突然笑起来,那诡异的声音回荡在房中,讥讽,怨恨,还夹杂着莫名的复杂情绪,让端木彦寒毛直竖,心都提了起来。

  端木彦握紧手中的剑,朝着女子攻了过来。

  墨袍下猛然探出一只如枯骨般的森森白手,将端木彦推到了一边去!

  端木彦在快要撞到墙的时候稳住身子,心中惊骇!来人实力绝对不在原来的端木尹之下!可为何,像是没有要伤他的意思?

  墨衣女子如鬼魅般飘到了端木尹的床边,低头,皮包骨的手把端木尹脸上盖着的那块帕子拿下去。

  帕子轻飘飘落地,那个血肉模糊的“贱”字映入女子眼帘,她再次笑了起来,仿佛被大大取悦了。

  端木彦意识到女子对他并无杀意,只是来找端木尹,他又根本打不过,打算静观其变,一时没有动作。

  女子猛然俯身,与端木尹的脸近在咫尺,微微偏头,在他耳边,阴恻恻地说:“木郎,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端木尹猛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女子。

  女子长而尖利的指甲,一点一点,划破端木尹脸上原本已经止血愈合的伤口,让苏棠在上面留下的“贱”字,重新流淌起了殷红的血,变得愈发鲜艳起来。

  端木彦直觉,这个女人跟端木尹之间的仇怨关乎男女之情,从方才那声让人心颤的“木郎”就能听出来。

  看到端木尹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端木彦心中一沉!这是父子俩约定好的,见势不对,就自杀死遁。本来是计划等从华黎那里打探到最新的消息后再这样做,这也是他们留在此处的缘由。可没想到,华黎还没回来,端木尹被一个从天而降的神秘女人逼得要自杀逃走!

  端木彦正在犹豫,他是否跟端木尹一起,就见那个墨衣女子一直没露出来的左手,从宽大的墨袍之下缓缓抬起……

  端木彦神色大变,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那手中有个血淋淋的人头,雪白的头发上面染着尚未干涸的血,他看不到正面,却觉得好熟悉!

  “认识吗?”女子把那人头的正面对着端木尹,举到他眼前,“凌松,你的,狗奴才。”

  听到凌松这个名字,端木彦脸色瞬间就白了!

  圣岛大长老,跟随端木尹最久,最忠心的属下,也是凌竹和凌兰的祖父。

  跟叶晟交战那夜,凌松并未参与,因为端木尹交给他的是更重要的任务,为端木尹和端木彦看守宿主。那是端木尹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条退路。

  如今,凌松的脑袋,就在那个女人手中,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原本打算咬舌自尽的端木尹,面色一僵,身子微微颤抖起来,是因为恐惧,死亡真正临近的恐惧。

  宿主有可能已经没了,端木彦当下只有一个念头,逃!他自身难保,救不了端木尹,转身打算破窗而出。

  可半个身子尚未出去,一只手捏住他的肩膀,随之耳畔传来那女子的声音,“我儿,莫怕。”

  端木彦全身一僵,缓缓回头,“你……你说什么?”

  “我的,孩子。”女子干枯的手伸向端木彦的脸,眸中泛起水雾。

  端木彦只觉思绪纷乱,这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是他的娘?可端木尹明明说,他亲生父母都已经死了!到底怎么回事?

  “你是,我和他,生的,儿子。”女子痴痴地看着端木彦。

  那个“他”,说的是谁,端木彦当然知道,却觉得可笑至极!

  他是端木尹的亲生儿子?可为什么端木尹昭告天下,说他是捡来的?他曾听不止一个人在背地里说,他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种。

  到头来,端木尹竟然是他的亲生父亲?却从来都不肯认他!他在端木尹面前总是小心翼翼,谨言慎行,从不敢任性,因为他知道他不是亲生的,若是不让端木尹满意,他认为自己一定会被舍弃,不会有好下场!如果端木尹承认他是亲生的,一切的一切,都会不一样!

  是了,还能是为什么?为了一个女人,为了宁蓁!

  端木尹想要的是宁蓁,他要让全天下人相信他的痴心专情,因此,他当然不可能有个跟别的女人生下的儿子,那对他而言,是不该存在的,是耻辱吧!

  一时间,端木彦猜到他的身世真相,心中不由生了恨,满腔怨愤。

  “阿彦……不要听她的,她在胡说!”端木尹强撑着想要坐起来,却失败了。

  端木彦看向端木尹,眸中却没了一丝温度,“她在胡说?那你告诉我,我父亲是谁?你只说是你的一个朋友,姓甚名谁?”

  “他,没有,朋友。”女子站在端木彦身旁,看着端木尹的眼神,像是要撕了他,“我叫,柳莺,我父亲,是国师,柳凡石。”

  端木彦听过柳凡石这个名字。天沐国端木尹之前的那一任国师,圣岛的原主人,也是端木尹最重要的师父之一,直接帮助端木尹获得了灭掉祁家的实力。

  “他,欺骗我,利用我,接近,我父亲。进而,利用,我父亲,对付,祁家。最后,过河,拆桥,利用我,害死,我父亲。然后,抢走,我的,儿子,亲手,将我,割喉,推入,海中。”

  女子声音仿佛淬了毒一般,讲述当年端木尹一个祁家不起眼的小弟子,祁逊捡来的养子,为何能够一举灭掉祁家那么大的家族,成功上位,一跃成为天沐国大权在握的国师,且拥有傲人实力。

  再好的天赋,年轻时候的端木尹独自一人也不可能有跟祁家那样的庞然大族抗衡的资本。都知道他得了前国师柳凡石的看重,却没人知道,个中内情。

  “他的,一切,都是,偷来的,抢来的,骗来的!”女子厉声说,“可恨我,年少,无知!信了,他的,花言,巧语,委身,于他,死心,塌地,到头来,却落得,那样的,下场!”

  “可苍天,有眼!我没死!这么,多年,我无时,无刻,不在,等待,这一天!端木尹,我要,让你,付出,代价!你等着,我要,抓来,祁蓁!让你,亲眼,看着,她,不得,好死!然后,将你们,碎尸,万段!也难消,我心头,大恨!”

  这会儿功夫,端木彦已冷静下来,回头看了一眼窗外,神色一正,“娘,我们快走!”

  听到这声娘,女子抱住端木彦,痛哭出声。

  而床上的端木尹,面色灰败,眼神绝望……

  “娘,我们快走吧,再晚就麻烦了!”端木彦快速地说。

  “不要怕!以后,娘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柳莺看着端木彦说。

  “娘,我们先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聊聊,再谈后面的事!”端木彦直觉华黎快回来了,到时候会很麻烦。

  “好,听你的。”柳莺点头,又看向端木尹,“把他,带走!”

  端木彦上前去,再无一丝恭敬客气,粗鲁地把端木尹从床上拽起来,提在手中,对柳莺说:“娘,我们走!”

  很快,破败的小院中空无一人。

  华黎提着烧饼回来,就意识到不对劲。

  进门,房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凌乱的床上扔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华黎眸光一凝,上前去查看,发现是一个老者的头颅,并不是端木尹或端木彦,而那对父子却不知去了哪里。

  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都找过,发现有人离开的痕迹,但在距离小院不远的地方便断了线索。

  暗中跟随前来的南宫珩和叶翎现身,叶翎认出那个头颅是圣岛原来的大长老凌松。那次六大家族跟圣岛在海上交战,叶翎见过他。

  “可恶!都怪我!否则端木尹早就被你们除掉了!”已经知道真相的华黎很自责。如果不是那夜她救下端木尹的话,端木尹绝对不可能有再逃走的机会。

  叶翎微叹一声,拍拍华黎的肩膀,“姑姑,别这么说,当时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是祁逊几十年前处心积虑设下的局,是他故意让华家人认为你的兄长就是端木尹。当时那种情况,你选择把他带走,查清事情真相,合情合理。况且,如果那夜姑姑不出现,端木尹真被我们杀掉,倒是如了祁逊的愿。我们怕是根本没有机会发现他的真面目,留着那样一个人在身边,跟我们的家人和孩子们在一起,才是真的可怕。”

  华黎叹气,“可我离开这里时,亲耳听到端木尹和端木彦父子说,他们要等我回来,不会离开。”

  华黎并非不谨慎。当时她心中对于端木尹是不是她的兄长便生了疑心,所以才去找祁逊求证。不过她独自一个人,没有帮手,在祁逊原形毕露之前也无法确定真相,没有第一时间让南宫珩和叶翎派人过来抓端木尹很正常。况且,那个时候再过来,其实已经晚了。

  “这个人头表明,端木尹和端木彦父子很可能不是主动离开的。”叶翎看着那颗人头,若有所思。

  “没错。”南宫珩看过那颗人头说,“这人不是死在这里的,是被人在别处杀死砍掉头颅后带来这里的,因此这边没有身子,也没有砍头留下的喷溅血迹。看样子,他死去的时间,应该在姑姑离开这里之前。”

  华黎对于南宫珩和叶翎观察入微,理智机敏十分佩服,闻言也发现事情蹊跷得很,“有第三方,正巧在我离开的时候出现?”

  看样子,就是有人杀了端木尹的心腹凌松,而后找来此处,带走那对父子。

  根据这边的情况,也可以确定,端木尹和端木彦并非是自杀后重生逃走的,因为没有留下尸体。或许是没有机会那样做,或许,是杀掉凌松那人,已经控制或者除掉了端木尹和端木彦的宿主。因为很容易便能想到,之前交战没有现身的凌松被端木尹安排去做什么了。

  “我知道他们的另外一个隐秘据点。”华黎眸光凝重,“一开始我就是在那边找到端木彦,然后被他带着去救端木尹的。”

  没有见到那对父子的尸体,绝不能掉以轻心。就算见到尸体,都无法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身死魂灭。

  “姑姑带路,我们过去瞧瞧。”叶翎说。不管又横插进来的第三方是什么人,都要默认是敌人来对待。斩草要除根,让祁逊现原形是华黎带来的意外好事,端木尹以及跟他相关的人,也必须清除干净。

  南宫珩找来一块破布,把凌松的脑袋裹住拎在手中。

  华黎不知南宫珩的用意,也没多问,三人便迅
为您推荐